职业陪玩:宅经济的下一个风口


30块钱的陪玩想了半天,300块钱的陪玩想都不用想!

职业陪玩:宅经济的下一个风口-绿洲云

NO.1 陪人玩游戏,一片新天地
疫情期间,为了响应“少出门,少聚集”的号召,人们吃饭、工作、娱乐都在家中完成,由此带起了一股“宅经济”的热潮。 

在众多基于互联网兴起的宅经济中,本就处于上升期的游戏行业变得更加火爆。比如热门手游《王者荣耀》的在线人数峰值高达1.5亿,一天就能带来近20亿的营收。 

正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在游戏行业蓬勃发展的大环境下,一些衍生出来的新兴职业也开始浮出水面。其中最有潜力的,当属“职业陪玩”。 

陪玩,顾名思义,就是陪人玩游戏。不要因为有个“陪”字就对其想入非非,陪玩和主播、电竞选手一样,都是游戏行业里的正经职业,有专业的平台运作。 

如果你想找个人陪你玩游戏,只需要在平台里搜索出符合自己要求的职业陪玩,然后下单即可。根据游戏类型的不同,可以选择按局数收费或者按时长收费。价格视陪玩的业务水平、人气高低而定,从10元/小时到500元/小时不等。如果客户满意,也可选择打赏礼物。

做陪玩的人里,既有为了体验生活,顺便挣点外快的兼职陪玩,也有把它当谋生手段,全心全意投入进去的全职陪玩。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某些头部的陪玩称得上圈子里的明星,一年赚的钱就足以在二线城市买房了。 

当然,陪玩也有行业的规矩,比如与平台签约的陪玩是不能与客户私下联系的,就好像在编教师不能私自授课一样。但由于陪玩是新兴职业,相关制度还不够完善,钻平台空子的现象层出不穷,这也是目前需要改进的地方。 

整体上来看,陪玩行业的前景十分广阔。目前排名第一的陪玩APP,其注册用户已超过2000万。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电竞生态(主播、陪玩等)的市场规模占比在不断增加,在去年已形成一个百亿市场。

为什么看似不起眼,也能有如此高的市场潜力呢?

NO.2 陪玩究竟卖的是什么?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了解陪玩的类型。根据分工的差别,陪玩大致可分为两种:娱乐型陪玩和技术型陪玩。 

娱乐型陪玩十分常见,小到益智类的连连看,大到FPS类的“吃鸡”都有他们的身影。这种陪玩的客户一般不会对他们有很高的技术要求,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其他的要素。

比如说视频陪玩,可想而知唯一的要求就是好看,起码要看得顺眼。都已经21世纪20年代了,“靠脸吃饭”早已不是新鲜事,将自身的优势以正当途径变现也没什么丢人的。 

又比如语音陪玩,要么声音好听,要么会聊天,总之说话要让人舒服。某些游戏的玩家素质堪忧,找一个“说人话”的队友都不容易,因此只要会聊天,技术不是太烂,就很容易做语音陪玩,所以这种陪玩的人数也是最多的。 

然而不管是哪一种,只要是娱乐型陪玩,都离不开一个“陪”字。我们总说老年人需要陪伴,但其实最欠缺陪伴的恰恰是年轻人,尤其是单身人士。很多人花钱请陪玩只是想找人说说话而已,看起来是陪玩,其实是陪聊。 

所以,娱乐型陪玩,卖的是一种氛围,一种其乐融融的氛围。就像有的人不看电视也要把电视打开一样,有人的气氛,才有家的感觉。 

至于技术性陪玩,那卖的纯粹就是技术了。这种陪玩在早期MMORPG游戏(比如梦幻西游)盛行的年代是以“代练”的方式出现的,纯粹是代人练级,比较单调。后来随着MOBA游戏(比如英雄联盟)占据主流,也慢慢演变为陪练,即“带人上分”。

而找技术型陪练的,往往是求胜心切的人,他们自身技术有限,因此需要找类似教练的人帮助自己提高水平。他们的最终目的,是在自身参与的前提下获得游戏里的分数、段位、称号。 

由此看来,技术性陪玩卖的数据,或者说是获取数据的方式。 

那么,有没有两者兼顾,也是就是长得好看、声音好听,又技术高超的陪玩吗? 

几乎是没有的。就算有也是凤毛麟角,因为有这种条件的人,早就去做主播了。

NO.3 陪玩,继直播之后的下一个风口

职业陪玩:宅经济的下一个风口-绿洲云

既然提到了主播,我们不妨比较一下两者间的异同。 

游戏主播和陪玩,他们的90%工作内容都是相同的,无非就是玩游戏。但他们收入水平和社会地位却有很大差别,头部主播甚至触及了娱乐圈底层。至于原因,就藏在剩下10%的内容中。 

游戏主播和陪玩最大的差别,在于服务对象和盈利方式。直播是一对多,而陪玩是一对一,对象数量级的差别决定了两者收入上限的差别。比如你的观众越多,收到的礼物就越多,而这也反映了两者盈利方式的不同。 

当今社会最值钱的东西是什么?是流量。陪玩所建立的,是一种私域流量,是只有两个人的“小天地”。但直播带来的流量,却是共域流量,是广袤无垠的宇宙。只要有人气在,就永远不缺变现方式,这也是当下直播行业火爆的原因。 

那么,陪玩就没有自身的优势了吗?也不尽然,在我看来它的优势至少有三点。 

首先,陪玩的入行门槛非常低,它不需要像主播那样要对游戏有很高的理解,或者语言生动幽默,只需要正常地陪人玩游戏就好了。就硬件看来也没有高要求,普通的设备加上流畅的网速即可,一般人都具备这些条件。 

其次,陪玩平台的运营成本更底,也更容易操作。要知道,直播平台的支出大头有两个,一个服务器带宽,另一个是主播工资。而陪玩平台才用的是像淘宝一样的“摆摊”形式,平台只提供渠道,带宽由陪玩自身承受,也不用给他们发工资,甚至还能从客户与陪玩的交易中抽成,毛利率不要太高。 

再者,陪玩的服务更加人性化,也更加实在。平心而论,某些主播称得上是在贩卖“错觉”,君不见有的人砸了十万百万进去连主播真人都见不到。但陪玩就不一样了,明码标价,该有的服务一样不差,非常接地气。 

所以,对于个人来说,想靠直播赚钱很难,但做陪玩赚钱却很容易;对于企业来说,做陪玩平台需要承受的风险也小得多。况且目前这种陪伴性的服务员只在游戏领域有,完全可以发散到其他互联网行业。人是社会的动物,只要社交的需求在,这种一对一的服务业永远有市场。 

新的风口已经出现,怎么能够止步不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