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


失眠-绿洲云

我失眠了.
床头的书随意摆放着,有几本凌乱的打开到某一页,不知自何方而来的凉风有时会推着它前进几页,趁着窗外的光有时能看见到几个蚯蚓般扭曲的文字,我不知是真理还是野蛮人的信条。

我不知为什么会失眠,也许是因为窗外的野犬不断的狂吠以至于无端扰乱了我的休息,也许是于梦中惊醒的揣揣不安让我不能安心下去,但我想也许是因为一个人。其实我的生活总是因为太过于乏趣,以至于我总想写些什么东西来在这发苦干涩的生活中找到一丝快乐。我总是会很突兀的因为某个瞬间喜欢上某个姑娘,在经历过几日的醉生梦死之后便又于某个瞬间,于我情深之处时还我清醒,告知于我我所想要什么,而非我现在所能够得到什么,但是心脏里的情愫随着血液会流入全身,相关于那个女孩的记忆也会随着年华慢慢载入于岁月,也许在若干年以后,我会再次遇见她,但是也许她这辈子也不会知道我喜欢过她,然而我们丢掉我们最想要的,便会得到我们最想要的。尽管可能说我所想要的,并非我所想要的。这是一个很坏的习惯,不敢爱,也不敢恨,留存在心中堆积久了,这爱恨便纠缠在一起,化为执念,但光影泡沫,那执念总归会随着我的老去而干枯,朽去,便又化作泡影,至此,那女孩与我于我才算是真正死去了。

令我所庆幸的是,在几番梦醒之前,那黄粱一梦于我便是枷锁,锁住我自己不去越过那线,以至于我不必为此惭愧,以至于我仅可在此无病呻吟,在这望洋兴叹罢了。但我却又起了几番睡意,看着几个小丑在无端博笑,我昏昏沉沉的睡去,因为你也是演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