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时代,理性与独立判断最珍贵


自媒体时代,理性与独立判断最珍贵-绿洲云

自媒体时代,人人可以发声,声音又很容易被放大,流量动不动就十万加。我不敢妄揣某些“蹭流量”文章的写作出发点,其实,“蹭流量”中的“蹭”字本身就是可疑的,从商业角度讲,它抓住了“卖点”,也就是普通读者的关注点、情绪点。
《乌合之众》里说,群众的情绪是很容易被操纵的。其实,越是情绪化的声音,越是极端情绪化的声音,越容易激起众声喧嚣,就越容易将理性压制得黯淡无光。

这样的时代,我们自以为可以轻易获得真相,自以为清醒,但其实真相往往是滞后的,或者隐藏在众多声音背后;我们自以为清醒,却恰恰成为被操纵的“痴瓜”群众,当我们在相互自以为是地争吵不休时,某些声音的制造者或许躲在角落里暗暗发笑。

为什么越是在当前抗疫的背景下,越容易谣言满天飞?除了谴责谣言的制造者,我们是否更应该反省自己,是不是盲目地成为谣言的追随者或者传播者?

理性与独立判断越是在这样的时代,越是弥足珍贵。因为一不小心,我们或许就掉入虚假信息或者充斥着极端个人情绪的文章的圈套。所以,我们要警惕,要学会反思,自己是不是被他人操控了情绪而放弃了理性思考的能力?

我们容易迷信权威,就极容易成为权威的盲从者。但从很多公知或大V的表现看,他们并不比普通者更理性,许多虚假信息的传播,他们恰恰是极大的推波助澜者。

我们会有固有的成见,所以很容易因投脾性的传言而迅速发酵自己的成见,但事实却往往给固有的成见以响亮的耳光。我们容易道德绑架他人,让自己变得狭隘偏激唯我独尊。

形形色色的道德绑架者聚在一起,会形成一股力量,湮没理性的声音。但问题在于,道德绑架者未必就是道德高尚者,虽然他们占据着制高点,但我却从很多这样的声音里读出了潜意识里的“仇富心理”或者其他。

李文亮医生因肺炎去世了,我们伤痛、悼念,我们敬佩他的勇气,我们反思僵化的官本位思想,我们反思政府的反应滞后迟钝,这都是极有积极意义的。

先行者最可贵之处在于勇气,后知后觉者的难能可贵处仍然在于勇气,这种勇气是,以后遇到类似情况,你能否因了先行者的鼓舞而敢于冒着风险发声?亦或仍是一个噤言者?但,我们也无需上升到对社会制度层面的偏激情绪宣泄。

无数的现实告诉我们,人类所经历过的社会,从来没有完美的制度,只有不断完善的制度,也没有脱离文化背景和历史传承的制度。我很不赞成以简单的列举式的有选择性的比较来达到肯定一者而否定另一者的非此即彼的思维模式,如果我们能够理性一些全面一些,就会更客观一些冷静一些,就会有更有理性建设性的认识和看法出来。就像,我不会因为澳洲的历时长久尚未扑灭的大火与我们国家的某场大火进行对比,就判断哪种制度更优越一样,也不会因为某些政府部门的管理或反应迟钝,某些协会的低效就否定国家制度,并且可以说,在调动资源全力战胜疫情的非常时期,我们的制度恰恰是高效的。

一个健康的社会,需要包容众多的声音,但也永远别低估了人性中的恶。善良的人常常无法想象恶的下限在哪里,除了对赤裸裸的恶,尤其要对披着美丽外衣的恶格外当心。

期待我们的每一次发声都是负责任的,都是理性而有建设性的。

分享到